彩色 VS 黑白

 

green selfie-w
by Terry Leung

要說彩色,先由黑白的故事說起。那時,上世紀的時分,我剛到悉尼,在亂打亂撞之下,成為一攝影師影室的 junior associate。在他經驗不多的助手前經常吹點牛,其中包括自誇大師作品的剪報如何豐富。那些年並未有互聯網,要收集大師作品,就要買絕不便宜的圖集。我的剪報則是經年從報章、雜誌上剪存,絕對是 labour of love。在助手多番哀求下,某天我拿了剪報回影室作秀。剛巧那天有相熟的水渠匠來作維修,助手也請他一同來看傑作。我翻了四、五幅,水渠匠大喊「唓,全是黑白的。」就走開了。

我明白,對於沒有美術興趣和經驗的人來說,世界是彩色的,他們旅遊照、生日會照都是彩色的,自不明白「藝術家」為什麼要拍黑白。正如你走進電器店,要求買一部只播放黑白的電視機。

blue fence-w
by Terry Leung

從一個極端走向另一極端,有興趣設計、美術、攝影的人很容易對黑白照片有過分的祟拜。理由很簡單,因為黑白有別於現實世界的彩色,因此自動加添了一層「形而上」的面紗。看到黑白照片,就很容易不自覺地替它加蓋了美學、哲學、懷舊的外衣。一張頗平淡的照片,只因為它是黑白,很多觀賞者會為它「自動增值」打賞多一顆星。如果你也同意我的推論,則選擇黑白街拍,除了是個人喜好,也有點走㨗徑嫌疑。

因爲飽受老祖宗的影響,我起步街拍,也是從獨家黑白開始。但在我不斷練習、思考和觀察當中,我經常會自問:除了摸仿近百年前,任何攝影人都能掛在嘴邊的大師,今天的街拍如何能反映今天的世代?在眾多範疇中,我開始尋找較近代,專攻彩色街拍的高手。

yellow money-w
by Terry Leung
money bnw-p-w
黑白並非彩色的直接 conversion
money bnw-w
經過修輯後才成為「真正」的黑白

我的攝影都是獨行俠,某次參加一個 photo walk 與一個獨家彩色的拍友聊,他問我獨沽一味黑白的原因,我知我不能說我只愛黑白,因為我確實在研究彩色。我回答:彩色太難了。

除了人文元素,黑白照片只須照顧構圖和灰調,而彩色則還要兼顧各色彩的濃淡和配合。越多東西要牽掛,當然越難有好作品。我的拍攝經驗,就有不少照片因某背景物體的色彩,與整照片的 colour palette 不協調而浪費了。俗話說,一粒老鼠屎壞了一鍋粥。

又像老說話:耶穌的歸耶穌,凱撒的歸凱撒。我覺得(至少是我的創作意向)彩色和黑白應各有所歸。我要拍彩色的時候,是要創造一種不同於黑白的視覺經驗,我沒有興趣只是「反映現實」。望著一個場景,按快門前應該知道最後出品是彩色還是黑白。就像菲林時代的我,左面一部相機裝了彩色正片,右面一部黑白,在決定性時刻前,就先要有左右的決定。今天拍攝數位照片就很方便。

red wall-w
by Terry Leung

在街拍歷史中,較早期堅持彩色攝影的 Joel Meyerowitz,可能多數時間根本不帶備黑白軟片,某些出來的照片,我認為黑白效果會較好。差不多同期的 William Eggleston 則創造出一個自己的 signatured palette,其影響力鞭及後期不少彩色創作的街拍攝影師。較知名的我喜歡 Harry Gruyaert, Nikos Economopoulos, Alex Webb 和 Manos Constantine。上面各大師的知名彩色作品,多數充滿了南美、或加勒比海氣味。色彩繽紛而濃烈,加上大膽的構圖,很有異國風情和高度裝飾性。將它們變成黑白後,藍天、紅裙和棕黑皮膚都變成混作一團和極相近的灰調。

frisbee and ball-w
將會大打折扣的黑白照             by Terry Leung

在墨西哥、佛羅里達州、什至印度都可拍到上述的彩照。但回到北歐或「西方傳統色彩」的城市,這樣濃烈的彩照,就不太容易泡製了。看看 Alex Webb 最新在美國 Rochester 城拍攝的影集 《 Memory City》,幾乎像個陌生人。或者,他要向不太出名的前輩 Saul Leiter 學習,如何在曼哈頓拍攝濃烈的色彩。又看看Magnum 新 CEO Martin Parr 的大部分英倫彩照,除了「寫實」,我就看不出加入RGB 之後的價值。

green ballon-w嘗試不同 palette 的彩色,但似乎不太適合街拍。你怎看?    by Terry Leung

當然,要拍彩色也不一定要誇張、濃烈,有人走素淡路線,有人喜歡  pastel 觀感。所以模仿不同彩色軟片效果的 VSCO 有一定粉絲。我開始街拍時的概念是:街拍=黑白。今天我不為自己建鳥籠,盡量嘗試,正如在前文我說,我的 Instagram 風格「應該」再收緊。但街拍太好玩了,而我只是個初哥,怎可能為一顆樹放棄一個森林。

sth cross-w
by Terry Leung
QE2-w
by Terry Leung

如果有一天,我在飽歷蒼桑之後又重歸獨家黑白,那只是個人口味的變化,跟黑白、彩色的江湖地位搭不上關係。在二十世紀初,畫家 Matisse, Cezanne, Gauguin 等用濃艷、誇張的色彩來作畫,評論家頗為不滿,評擊這種風格有如野獸。他們就是野獸派 Fauvism 的代表。今天這群野獸的作品,在拍賣會中屢屢創下天價。可能這群野獸,只是比溫文的人跑快了一點。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